极速赛车微信群

光伏、风电、氢能、储能 中国“新名片”名副其实

时间:01-18/2021 19:51 | 点击次数:

“降成本”“去补贴”“平价”“抢装”成为2020年的行业热搜词,新能源成为受系统欢迎、百姓爱用的绿色经济的能源,从“制造大国”到“应用强国”的转变,中国“新名片”名副其实。

光伏 ,从“制造大国”,跨入“应用强国”

2020年,是我国阳能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也是光伏产业交上五年答卷的大考之年。

虽然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险些打乱行业发展步伐,为产业前景增添了不确定性,但面对不可抗力,我国光伏产业展现出顽强韧性,在供应链吃紧、物流不畅、用工紧张等一系列难题下,快速实现复工、复产,稳步度过全面奔向平价上网的关键一年。

攻坚克难,光伏装机规模持续扩大。从今年二季度开始,光伏产业走上正轨,在建项目进度提速。前三季度,全国光伏新增装机1870万千瓦,预计今年全国光伏新增装机将达3500万千瓦,再夺光伏新增装机量世界第一的桂冠。

规模化是新兴产业走向成熟的起点。截至今年9月,全国光伏累计装机2.23亿千瓦,较2015年的4318万千瓦增长193%,远远超过阳能“十三五”规划中“到2020年底,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.05亿千瓦以上”的既定目标。

我国光伏实现从“制造大国”到“应用强国”的转变,中国“新名片”名副其实。

技术至上,先进光伏技术争奇斗艳。应用铺开的背后是光伏发电成本快速下降,站在全面实现平价上网的最后关口,不断提高太阳能电池转换效率成为光伏企业的共同选择。

今年光伏产品更新换代仿佛按下“快进键”。各大企业押宝不同技术路线,大尺寸和高密度组件一决高下,182毫米和210毫米规格鏖战犹酣。技术之争促进光伏组件功率快速提升,迈入500W+,甚至600W+时代。

诚然,只要用户还没有做出最终选择,技术的博弈就不会停止。但要注意的是,产品的革新正是技术进步的外在表现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光伏企业/研究机构十余次打破太阳能电池片转换效率纪录。

截至目前,国内领先光伏企业单晶电池片转换效率突破23%,异质结、TOPCon、钙钛矿等新型技术初步实现产业化,顺利完成“十三五”发展目标。

伴随“5·31”政策下发,高补贴时代成为历史。“阵痛”在所难免,但丢掉“拐杖”才能让行业更加有力、成熟。

今年,光伏电站系统成本已降至约4000元/千瓦,较2015年超7000元/千瓦的价格下降近半,光伏竞价项目平均补贴强度也已降至每度电3.3分。

同时,平价项目分布省份数量进一步提升至13个省市区,越来越多的地区初步具备平价上网条件,并开始呈现遍地开花之势。

然而,在“2021年我国风电、太阳能发电合计新增1.2亿千瓦”这一更高的发展目标下,光伏产业还需更上一层楼。这需要从电力系统整体发展出发,进一步融入电力系统,成为受系统欢迎、让百姓爱用的绿色经济的能源。

风电,实现平价只是新的起点

今年是“十三五”收官之年,也是陆上风电冲刺全面平价的关键一年,“平价”“抢装”成为这一年的行业热搜词。

回望五年发展,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快速提升,风电设备制造能力大幅增强,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我国风电累计装机已超2.2亿千瓦,稳居“世界第一”。

实际上,早在2019年底,我国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21005万千瓦,已提前完成 “十三五”装机目标。在过去五年里,风电不仅重回了“三北”,中东南部地区也迎来了开发热潮。

不论是高原还是山地,不论是村落还是港口,风电正走向大众,风机正成为一道道风景。

在海上,风电也走向“深蓝”、步向远海。

广东、江苏、福建等沿海地区“海风”正劲,浮式海上风电纷纷试水。截至今年底,我国海上风电累计并网装机量超过750万千瓦,同样超额完成“十三五”目标。

与此同时,风电技术不断推陈出新,新材料、长叶片、大容量,智能化、精细化、数字化,创新力量源源不断。今年以来,已有多家整机厂商推出10兆瓦以上海上风电机型,国产风机走上全球舞台。

截至今年初,全球风电整机商排名前十中,中国企业已占据近半数席位。

风电供热、风电制氢、“海上风电+海洋牧场”“海上风电+生态渔业”……风电“破圈”发展,“跨界”合作,在提升产业经济性的同时,也促成更多应用场景落地。

这五年来,风电不仅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,同样也产生了重大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。

风电扶贫,留住了“绿水青山”,也带去了“金山银山”。

今日成就,来之不易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“抢装潮”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行业经历了供应链吃紧、施工进度告急等种种挑战,也承受着安全风险、交付逾期等多重压力,但依然实现了高速复工复产,向着更高质量、更高效率的目标迈进,展现出了行业的韧性与弹性。

全面平价并非行业奋斗的终点。在力争实现2060年“碳中和”的大背景下,风电行业将肩负起新的时代使命,进一步降低成本,进一步提升技术,成为人人爱用、人人用得起的普惠能源。

氢能,从“默默无闻”到“名动天下”

过去五年,氢能以“终极能源”的姿态快速跃入能源人的视野。

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三五”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》等政策,明确提出将氢能与燃料电池技术发展创新列为国家重点发展任务。

2019年氢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氢能开始在我国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。今年9月补贴政策落地,各地加紧布局,产业活力进一步得到释放。

在此背景下,燃料电池产业链国产化加速,成本下降超预期。特别是今年四季度以来,电堆产品市场价格下降显著。

一方面,得益于国产化、自主化的不断精进,加速了行业技术发展和成本下降;另一方面,也要谨防部分企业盲目跟风降价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。

加氢基础设施网络初具雏形,配套设施及市场条件需进一步跟进。截至今年11月,我国共建有加氢站104座,但与此同时,加氢站建设面临商业模式滞后、盈利缓慢,以及“有站无车”或“有车无站”的局面。

在初期如果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,产业持续高速发展无疑将备受考验。

车用氢能技术标准体系初步构建。截至2020年10月,累计发布现行有效的国家标准95项,在研国家标准6项,除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之外,一些行业协会、标准化机构和企业也积极制定车用氢能相关团体标准,推动氢能产业良性发展。

在政策、市场、标准等各方因素的合力驱动下,氢能产业投资热度持续高涨,产业链雏形初步建立。

热门排行